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梅若雪的博客

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们已飞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沧州市青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 本博文章除标明外多为原创 近体诗用《平水韵》,词用《词林正韵》 谢绝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]温庭筠与韦庄词的异同  

2012-08-20 16:41:23|  分类: 诗词常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转]温庭筠与韦庄词的异同 - 疏梅若雪 - 疏梅若雪的博客

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温庭筠和韦庄同属花间词派,温韦二人是最典型的花间词人代表,然温词绵密而韦词舒朗,温词雕饰而韦词自然。韦庄受白居易影响较深,而温庭筠受李贺影响较多。花间词虽都细腻,然相对温庭筠,韦词笔法清疏,抒情显直明朗,有深婉低回之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温庭筠,本名岐,字飞卿,唐初宰相温彦博之裔孙。才思敏捷却因恃才傲物,讥刺权贵,生活放浪不羁,因而仕途不顺,一生大半漂泊困顿。词学史上第一位以词名家的作者,是花间词派鼻祖。现存词近330首,对唐五代文人词的发展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。温庭筠词几乎都是女性生活题材,抒情主体多为宫人、歌伎、思妇、怨女,内容多为离别相思、寂寞惆怅。确立了文人多写女性情事的“艳科”格局,也奠定了文人词绮丽香艳,婉约柔美的风格类型与审美特质。温词多以女性形貌为中心视点,着力香闺绣帷的空间展示和富艳华美的画面构成。
  
  如“玉炉香,红蜡泪。偏照画堂秋思。眉翠薄,鬓云残。夜长衾枕寒。”(《更漏子》)“画罗金翡翠,香烛销成泪。花落子归啼,绿窗残梦迷。”(《菩萨蛮》)
  
  又如《菩萨蛮》:“水精帘里颇黎枕,暖香惹梦鸳鸯锦。江上柳如烟,雁飞残月天。
  藕丝秋色浅,人胜参差剪。双鬓隔香红,玉钗头上风。”
  
  全词除了“惹”、“剪”、“隔”三个动词以外,呈现在词中的只是一片香艳精美的名物意象的描写。“水精帘”、“颇黎枕”,可见居室之清雅无染,“暖香”、“鸳鸯锦”又可见环境之温馨,情事之香艳,而江天、柳烟、飞雁、残月等清疏之景又隐约透出寂寞之情思。
  温庭云词多写普泛性的类型化情感,是对女性生活、心绪的揣摩,是“男子而作闺音”的代达。多采用冷静旁视的角度,尽量避免词人个人情感的直接渗入,而代之以渲染暗示,使其所表现的人物情事显得更为朦胧幽深。
  如《菩萨蛮》:“小山重迭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。懒起画娥眉,弄妆梳洗迟。
  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。新贴绣罗襦,双双金鹧鸪。”
  
  此词并没有直接明晰地表现人物的情感心绪,只是将卧室环境、娇艳姿容、幽深动作一一写来,末句以“双双金鹧鸪”的衣饰图案,反衬女子的形单影只,暗示词旨。而“懒”、“迟”等细节隐约透露了慵懒迟暮之幽怀,也就落到了内涵的实处。
  韦庄,字端已,“花间派”重要词人。词与温庭筠齐名,世称“温韦”,但情感内涵及表现风格有所不同。韦庄词以其自身经历为基础。词人主体直接进入了词中。与温庭筠词相比,抒情主体、抒情内容、抒情手段等都具备了新特点。词中的人事,不再是虚拟的对象,而是实指对象;词中的情感,不再是普泛化的人所共有之情,而是词人自己的情志体验;表现方法也不再是揣摩代达,而是再现和自诉。因此,韦庄词的时空场景,也就突破了香闺绣帷中包孕性片刻的精美把握。
    如这首《菩萨蛮》所写就是词人漂泊江南时的羁旅之仇和乡国之思:“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。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。  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。未老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”
  
  此外,韦庄的一些词作记录了他的情感经历,具有很强的感事性特征。如《女冠子》二首:“四月十七,正是去年今日。别君时,忍泪佯低面,含羞半敛眉。  不知魂已断,空有梦相随。除却天边月,没人知。”  “昨夜夜半,枕上分明梦见。语多时,依旧桃花面,频低柳叶眉。  半羞还半喜,欲去又依依。觉来知是梦,不胜悲。”
  
  “四月十七”、“昨夜夜半”,详记日月时间,犹如追叙恋情的日记,词人心底分明珍藏着一个温馨的旧梦,隐含着词人自身的某些经历。又如《荷叶杯》:“记得那年花下,深夜,初识谢娘时,水堂西面画帘垂,携手暗相期。  惆怅晓莺残月,相别,从此隔音尘。如今俱是异乡人,相见更无因!”
  
  词中地点、时间、情事写得如此具体、真切,亦非一般泛泛赋咏,“情景逼真,自与寻常艳语不同”(汤显祖《花间集》评语)。韦庄词的感情性特征,使词中的情感流程具有明晰性,它是以情绪记忆的形式再现自身的情绪体验的,故不必如温庭筠词那样过多地依靠意向来承托与暗示人物的心绪。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形容温、韦词风,可谓生动:“‘画屏金鹧鸪’,飞卿语也,其词品似之;‘弦上黄莺语’,端已语也,其词品亦似之”。
  温庭筠与韦庄同为“花间派”词人,且世称“温韦”,但温词之秾艳,韦词之份丽,却是不言自明的。因此,周济评工人词风,说“飞卿,严妆也;端已,淡妆也”。不过,这只是表现手法的不同。从词所表达的情感境界来看,韦词描写男女之情,更多地融入了自己的内心感受,词中有己;而温词描摹女性娇情慵态,尽管逼真精致,但多直录摹绘,将自身置于旁观者的地位,词中有人无己,因而缺少真情实感。这,才是二人词风的内在分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